海澜之家加盟费大概要多少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0
  • 来源:范文之家

最近,根据中国服装协会的数据,2018年“中国服装业百强”榜单已经发布。名单上共有130家公司,其中一半以上来自江苏和浙江。在前100名营业收入中,海兰集团的控股股东海兰集团(。SH)名列前茅。

作为“男式衣柜”的代名词,海兰之家仍未在男装市场之外探索多元化领域,但从上半年的收入数据来看,这条路相当艰难。遇到子公司业绩变化后,海澜之家于今年9月16日宣布,计划剥离女装品牌“爱举兔”,转让其100%股权,总价为3。82亿元。

此外,值得注意的是,海澜之家的高库存问题仍然存在。截至今年上半年,存货的账面价值仍高达88。42亿元。言语无异于掩埋地雷。

单店收入增长停滞

在新零售业发展的背景下,海兰之家近年来一直在同步其在线和离线业务。在线方面,截至2018年底,公司在线会员总数达到1384万,比去年同期增长28%;全年在线营业收入11150。98万元,比上年同期增长9。25%。

但是,线下销售仍占收入的大部分。今年上半年,公司实现线下销售98。37亿元,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94。41%,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。作为线下销售的主战场,海澜之家去年开设了1181家门店,关闭了300家门店,并增加了881个网。公司商店总数为6,673家,其中,海兰之家为5,097家,爱菊兔为1281家,还有其他295个品牌。

但是,从今年上半年的收入数据来看,海澜之家的线下扩张显然已经收缩。半年报显示,公司新开门店551家,关闭门店356家,净增195家。在门店品牌分布上,海澜之家品牌有5449个,爱居兔品牌有1241个,其他品牌有1050个。 7,740家公司商店中。

其中,店铺数量唯一出现负增长的是海兰之家的女装品牌Aijutu Store。 2017年,海澜之家总部净增549。

在今年9月宣布出售Ijutu之前,Ijutu的单店营业收入逐年下降。数据显示,爱珠兔2016年平均单店营业收入为130。63万元,2017年为118。5万元,而2018年平均单店营业收入仅为85。69万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与此同时,海澜之家本身的单店收入也趋于停滞。在2017-2019年第一季度,该公司的单店收入分别为10。16万,110。3万和1104万。这种对海兰之家的负面影响主要是通过特许经营和合资企业的形式,很难忽视。一些分析家认为,这是海兰之家的“强壮的男人摔断了手腕”以剥夺爱兔的原因之一。

服装行业的消息人士告诉美联社,单店营业收入的下降可能会影响未来加盟商的加盟意愿。对于公司而言,继续使用当前的特许经营模式来添加新商店将更加困难。因此,当某个品牌拖累公司的单店收入表现时,快速剥离以实现重组可能是节省资金的最快方法。

业绩增速明显下降

但是,与单店收入增速下降有关的是,海澜之家近年来的业绩增长趋势变得越来越明显。

根据海澜之家2018年财务报告,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90。9亿元,同比增长4。89%;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34。55亿元,增长3。78%。扣除净利润32。68亿元,同比下降0。63%。

根据此前的财务数据,2014年至2018年,海澜之家的净利润分别为23。74亿元,29。53亿元,31。23亿元和33。28亿元;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75。83%,24。50%,5。74%和6。5%。

同时,海澜之家家居品牌的成长同样令人担忧。 2018年,海澜之家的主品牌实现营业收入151。54亿元,同比仅增长2。62%。 2014-2017年期间,海澜之家的主要品牌海澜之家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1。25亿元,128。74亿元和140。3亿元,分别同比增长49。58%,27。16%和8。98%。的上一年,显示出逐年下降的趋势。

在这种背景下,海澜之家正在积极寻求转型突破。它已相继跨入各种商业市场,例如女装,童装,家居装饰以及海外市场。例如,先为快时尚品牌UR增资1亿元,收购盈氏婴儿用品有限公司44。0039%的股权,然后开设4家黑兰家居首选生活厅,销售各种日用杂货和时尚家居用品。

实际上,在产品多样化的过程中,由于发展滞后,主品牌逐渐失去了在公司中的份额。公告显示,海澜之家的主品牌实现营业收入151。54亿元,同比增长2。62%;爱居图实现营业收入10。97亿元,同比增长22。68%。三凯诺实现营业收入21。2亿元,同比增长12。82%;其他品牌营业收入3。76亿元,同比增长25。78%,增速差距明显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根据今年的半年报,海澜之家目前负债165亿元,其中流动负债约128。85亿元,非流动负债约36。11亿元。流动负债包括应付账款58。68亿元和预收款13。21亿元。这部分资金是供应商收到但尚未支付给供应商的资金,以及海兰大厦在向下游加盟商提供产品之前获得的资金。

在这方面,行业分析师古超告诉美联社记者,增速已经大大放缓,表明该公司遇到了瓶颈,并且该公司的转型突破似乎失败了。而且,这种增长率的持续下降伴随着业绩的急剧下降,这自然会对公司产生很大的影响。

有待解决的库存问题

实际上,海兰之家之所以被认为不能减慢开店的速度,或者与其背后的库存压力有关。由于海澜之家的库存也持续上涨,如果门店增长放缓,该公司的库存压力可能会进一步增加。

海澜之家的高库存问题一直存在。在2014-2017年,每年年底的库存结余分别为60。9亿,95。8亿,86。3亿和84。9亿;库存在收入中所占的比例分别为49。3%,60。5%,50。7%和46。6%,远高于同类公司。海澜之家2018年末存货为94。73亿元,比上年末的84。92亿元增长11。55%。库存周转天数为286天。

与年初相比,6月18日末主品牌库存减少近10亿,库存周转加快。但是,高库存问题仍然是海兰大厦面临的主要问题。

Hailan House使用OPM策略(OtherPeolple’sMoney)。具体来说,它使用供应商方的信用购买来购买商品并在销售完成后结转收入。加盟商,加盟商必须承担加盟店的经营费用,并向海澜之家支付“加盟保证金”。

在海澜之家的采购模式中,公司采取直接向供应商采购的形式。采购合作模型包括不可退还模型和可退还模型。在可退货模式下,公司和供应商签署不可售商品的退货条款。对于购买合同,可以削减在适销季节结束后仍未售出的产品,然后退还给供应商,供应商将承担销售缓慢的风险;在不可退回模式下,在适销季节结束后仍未售出的产品无法退还给供应商。公司承担产品滞销的风险。当前的购买模式是“基于可退货,不可退货”。

计提存货跌价准备主要来自于连锁品牌存货中的不可退货产品,但记者注意到海澜之家的应计政策极为宽松。就服装连锁品牌库存的库存年龄而言,公司的库存时间为2年以上。该公司的Hailan House品牌产品在2年内未降低价格,而在2-3年内应计提价70%。 3年以上存储期限产品的100%已累计。

以上行业消息人士告诉美联社,两年制的库存应计降价政策在服装行业相对罕见,与同行相比则极为宽松。原因可能是男装趋势和更换周期长。但是,尽管如此,公司的存货折旧损失较2017年仍显着增加。报告期末,存货为94。73亿元,较上年末的84。92亿元增加9。8亿元,增长11。55%。前一年。

此外,关于可退回商品在公司库存中的比例,公司的库存折旧计划有多大,根据提供的政策以及是否影响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,请参见海蓝的年度报告。众议院没有给出具体指示。

由于难以理解库存现象的原因,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,在海兰大厦的轻资产运营模式中,生产环节被外包,而商店的增加主要是特许经营。海兰之家本身专注于品牌建设和渠道运营,而加盟商无需参与加盟店的具体运营。这也意味着这三个是彼此分开的,并且在市场需求,产品管理和销售数据方面没有统一的结果。这将引起隐患,随着时间的推移库存积累将成为普遍现象。

研发费用低的设计受到质疑

尽管海兰之家已经剥离了其女装业务,并被昵称为“男士衣柜不能适合女装”,但从公司目前的多元化经营的角度来看,公司仍然试图放下童装和潮牌。

2017年,海澜之家在一年内创立了四个新品牌,分别是年轻的男装品牌HLAJeans,轻奢商务男装品牌AEX和女装品牌OVV,以及生活家居品牌海兰优化,专注于不同的消费群体。此外,该公司还通过增加对男孩和女孩以及应婴之类的品牌的资本,进入了童装市场。

由于海兰之家实行轻资产模式,因此海兰之家仅提供品牌运营和管理,而供应商则负责提供商品。 Hailan House在其年度报告中表示,该品牌主要控制设计过程中最关键的开发建议和最终选择,并将非核心打样和其他任务外包给供应商的设计团队。公司的其他零售品牌是独立开发并交付给供应商,经过设计和打样后再进行处理。

但是,值得注意的是,该公司去年的研发费用仅为4902万元,比2017年仍高出95%以上,也低于同行的研发设计投入。关于设计和研发问题,在今年4月举行的股东大会上,海澜之家董事长周建平自信地说:“销售可以说一切,没有人能超越海澜之家,这说明我们是最好的。 。”

然而,仅一个月后的今年5月8日,有媒体报道深圳潮牌Roaringwild在微信上发布了一篇文章和视频,称2019年的三只新黑鲸在2018年春夏``“窃’’自己对于旧模型,Roaringwild在题为“ push窃主义是一门艺术,而海兰家族嫉妒”的推文中,列出了三项涉嫌被黑鲸HLAJEANS窃的项目。此外,海兰之家还指出,它已经“模仿”了SUPREME和Balenciaga等单一产品。

业内人士告诉美联社记者,在设计之前互相学习是很常见的,而且从行业的角度来看,对此类产品的知识产权保护还不够。即使将其复制,权利保护的高昂成本也使其变得困难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相互“模仿”已成为业内中小品牌的公开秘密。

但是,在Roaringwild的文章中,我不这么认为。作者提出这种行为是错误的。 Hailan House的行为“我不必窃”的指导是对年轻人的最大伤害。

此外,在业内人士看来,海兰大厦最大的问题是尽快消化大量库存。同时,如果您不花更多钱在设计和设计适合年轻人的衣服上,那么海兰家庭绩效增长放缓的趋势将不会改变。

结束

负责编辑: